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 海洋开户
海洋开户

    图片来源:网络  59岁临近退休之际,主政云南政法系统十年的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仕途危机浮现。  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2016年8月17日下午,在云南省政法委一次全体会议上,一位云南省组织部副部长传达了孟苏铁被免职的决定。其相关工作交由常务副书记乔汉荣主持。  这项决定至今未向外界公布。  直至2016年10月12日,云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外界才看出一丝端倪。公告称,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辞去省人大代表。  入仕34载,社会对孟苏铁褒贬不一。其家世显赫,又因主导侦办“马加爵案”、赴险处理“孟连事件”,广获好评;而在另一个维度上,其主政云南政法系统的十年中,与云南官场落马的白恩培、曹建方等诸多高官关系密切,如蛛网般纠扯不清。  孟苏铁曾掌管云南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孟苏铁的仕途往事就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既政绩斐然,又暗流涌动。  2016年6月的一天,在昆明市广福路8号宽阔的云南省委机关大院内,有人看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独自走下台阶。  “精神萎靡,面容憔悴。”目击者回忆,与他平日相貌堂伟,气质卓然形成强烈反差  有关他微妙处境的传闻,最早可追溯到年初。“进入2016年,数次省委会议上,孟苏铁入会时步履蹒跚,糟糕的状态已显露无疑。”有云南时政记者说。  传闻逐步成真。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2016年8月17日下午,在云南省政法委一次全体会议上,云南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传达了孟苏铁被免职的决定。其相关工作交由常务副书记乔汉荣主持。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天上午,孟苏铁还被列入定向精准扶贫的领导名单。决定宣布后,名单被紧急修改。  该项决定至今未向外界公布。但时至2016年10月12日,云南省人大公告,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辞去省人大代表,预示着孟苏铁的处境已公开化。  临近退休与被免职,在云南“政法王”的身上形成微妙张力。  籍贯安徽砀山的孟苏铁,是跟随父亲来到云南的。  他家境显赫。抗日战争期间,其父孟琦进入延安,久经沙场。建国后,孟琦曾先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内蒙古自治区区委常委。  1980年,孟琦调任云南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后,孟苏铁转至云南大学中文系就读。随后,他进入云南省检察院控告申诉处,担任助理检察员。  他仕途升迁快速而平稳。至1993年,孟苏铁自办公室主任升至省检副检察长。  这非比寻常。“一般要提副检察长,需要去地方上干上两届。能不能回来还要打个问号。”一位云南省检察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但随后,他仕途升迁之路暂停,在副检察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10年。  “熬了10年,如果不是这10年耽搁了时间,他可能早就是正部级了。那是他郁郁不得志的10年,不受上级重用,自身饱受困境。”上述检察官回忆。  步入仕途快车道  2002年,孟苏铁从副检察长的位置上,调任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正厅)。  当地政法界的共识是,孟苏铁的调任,归功于其父在滇的影响力。“是承父志,也是困境中的突围。”  随即,孟苏铁开始驶入他仕途的“快车道”。  据一位前云南省公安系统官员回忆,2005年,时任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江普生前往中央党校学习一年,孟苏铁主持公安厅工作。公安系统内部传闻,江普生将另有任用。  2006年,江普生果然调任西双版纳任州委书记,他的接替者正是孟苏铁。  上述官员认为,孟苏铁的首单成绩,是广为瞩目的“马加爵案”。  2004年2月15日,云南大学化学院学生马加爵在宿舍先后杀害4名同学。一个月后,他潜逃至海南省三亚市时落网。  此时,孟苏铁任公安厅副厅长(主持工作)。一位公安厅退休副处长回忆,此前云南大学曾先后发生过两起恶性杀人案,受害者都是年轻女性,案子至今未破。“就像一个魔咒,孟厅长能否被扶正,事关成败。”  最终,孟苏铁不负众望。  上述退休副处长回忆,孟苏铁上任厅长后,曾调研系统内民意。“我们反映了住宿、办公环境恶劣。他表示将尽力而为。”  不久,位于昆明市西福路的金盾小区落成。“16个地州公安局局长,也都在小区里解决了一套住房。”他回忆,新的公安厅办公大楼也被投入使用。“虽然地是在江厅长任上批下来的,但最终办成事的,还是孟苏铁。”  “他对公安系统的感情真的很深,”这位退休副处长回忆说,“他上任前,我们那些外出办案的警察,常年报不了帐,握着的白条到退休可能也无法兑现,只好六折、五折的卖给同事。孟厅长听闻这些事,感慨颇深。他升任厅长后,也很快解决了这些老难题。同事们之后的出差经费也得到了保障。”  政界明星  2006年11月,孟苏铁升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并兼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官至副省。一位前公安厅官员分析,江普生被遣至版纳,“正是为给孟苏铁让路。”  升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他胸有成竹。一位云南省委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忆,2006年党代会期间,他曾见孟苏铁在一场会议之前,“站在门口,与参会官员交谈甚欢,显得意气风发。就像是在拉票。”  至此,孟苏铁开启了云南政法系统开启了孟苏铁时代,这一时代持续了10年。  两年后的2008年,孟苏铁在“孟连事件”中,亲赴现场,冷静化解危机,至今被广为称赞。  据公开报道,2008年7月19日,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发生一起严重警民冲突事件。冲突中,41名民警被打伤,警方被迫使用防暴枪自卫,15名胶农受伤,2人被击中死亡。  这场源于橡胶公司与胶农利益纠纷的警民冲突发生后,数百名村民抬着死者尸体,聚集在橡胶公司大院内。按照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7月20日凌晨,孟苏铁与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曹建方未带警卫,到达现场,面对手持长刀、棍棒的村民,耐心听取意见。据云南当地媒体报道,当听到村民代表说,他们的愿望和利益诉求曾多次向市、省有关部门反映,但都毫无结果,孟苏铁动容地代表省委、省政府鞠躬道歉。  危机随后被顺利化解。  值得一提的是,在“孟连事件”中出现的另外两名官员:时任普洱市市长、后升任云南省副省长的沈培平,以及后来升任云南省省委常委、秘书长的曹建方,在云南省官场大塌陷中未能安全上岸。2015年12月,沈培平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6年1月,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孟苏铁履历中另一件大事,同样发生在2008年。当年8月,缅甸北部靠近中国的果敢地区爆发武装冲突,致使愈3万难民涌入与果敢交界的临沧市镇康县。据公开报道,孟苏铁坐镇指挥难民安置工作。  “这耐人寻味。”一位省委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  多位下属被调查  仅用4年,孟苏铁便从副厅级升至副省级,升迁之快,原因复杂。  多位云南政法系统人士的共识是,孟苏铁的快速升迁,离不开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的提拔。  白恩培是2001年10月调任云南省省委书记的。一年后,孟苏铁调任公安厅副厅长。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发现,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间,时有针对他与孟苏铁并列的举报信流传。举报信中,孟苏铁被指在政法系统为白“挟私办事”。  “但大多没有根据,或者无法查证。”上述云南省委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说,“比如轰动一时的金座案,举报信称白恩培之妻向金座公司索贿500万元未遂,白要求孟苏铁成立专案组查处金座案,实然是有人为一丝翻案希望而编造的。”  2011年,白恩培调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3年后,白落马。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白恩培因受贿约2.47亿元,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白恩培)主政云南十年,耽误了云南十年。”一位云南基层官员感叹。  另据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称,白恩培在接受调查期间,曾供述接受孟苏铁贿赂,“但孟对此予以否认。”  与之对应,孟苏铁的下属近来频频案发。  2014年4月15日,时任云南省警官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副厅级)钱磊被带走调查  钱磊曾先后任职云南省文山州公安局局长、副州长。据公开报道,他被指在文山矿山改制期间,帮助白恩培获取利益。  更接近孟苏铁的原昆明市政法委书记杜敏,于2016年4月被带走调查。  杜敏被指牵扯白恩培腐败案,亦涉曹建方案。白恩培落马后,其妻张慧清代为收受利益的内幕被揭开。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透露,杜敏曾花费巨额公款,前往某商学院总裁班进修,“借机攀附同学张惠清,进而接近白恩培。”  一名云南在职检察官回忆,杜敏数年前便多次遭举报,被指多个经济问题。2011年,他被调任云南省警官学院党委书记。“调任是折衷之策。”  他告诉界面新闻,曾担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的杜敏,其极强的反侦查能力致使案情一度陷入困境。据他透露,杜敏的资产,全部交由其弟杜坤打理,致使侦查人员在搜查初期一无所获。  公开资料显示,杜坤自2012年起,任职云南省富滇银行副行长。杜敏落马一个月后,杜坤亦被带走调查。  孟苏铁被认为与两人关系密切。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孟苏铁的危机,与杜敏案高度相关。  另外,2015年3月,昆明市官渡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公安局长韩玉彪因涉嫌重大职务犯罪被检方查办。  韩玉彪的落马,揭开了昆明市公安系统的“保护伞”窝案。“上至市局、下至派出所民警,所涉甚广。”有云南警务人士透露。  对于已被免职的孟苏铁的前景,云南省多位官场人士认为尚无法预测。  “他是云南十年官场生态链上的一环,”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感叹,“处在那样一种环境,就是处于网中,难以自持。时势造就了他,但现在已时过境迁。”

    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至今未公布

    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至今未公布

    图片来源:网络  59岁临近退休之际,主政云南政法系统十年的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仕途危机浮现。  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2016年8月17日下午,在云南省政法委一次全体会议上,一位云南省组织部副部长传达了孟苏铁被免职的决定。其相关工作交由常务副书记乔汉荣主持。  这项决定至今未向外界公布。  直至2016年10月12日,云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外界才看出一丝端倪。公告称,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辞去省人大代表。  入仕34载,社会对孟苏铁褒贬不一。其家世显赫,又因主导侦办“马加爵案”、赴险处理“孟连事件”,广获好评;而在另一个维度上,其主政云南政法系统的十年中,与云南官场落马的白恩培、曹建方等诸多高官关系密切,如蛛网般纠扯不清。  孟苏铁曾掌管云南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孟苏铁的仕途往事就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既政绩斐然,又暗流涌动。  2016年6月的一天,在昆明市广福路8号宽阔的云南省委机关大院内,有人看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独自走下台阶。  “精神萎靡,面容憔悴。”目击者回忆,与他平日相貌堂伟,气质卓然形成强烈反差  有关他微妙处境的传闻,最早可追溯到年初。“进入2016年,数次省委会议上,孟苏铁入会时步履蹒跚,糟糕的状态已显露无疑。”有云南时政记者说。  传闻逐步成真。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2016年8月17日下午,在云南省政法委一次全体会议上,云南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传达了孟苏铁被免职的决定。其相关工作交由常务副书记乔汉荣主持。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天上午,孟苏铁还被列入定向精准扶贫的领导名单。决定宣布后,名单被紧急修改。  该项决定至今未向外界公布。但时至2016年10月12日,云南省人大公告,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辞去省人大代表,预示着孟苏铁的处境已公开化。  临近退休与被免职,在云南“政法王”的身上形成微妙张力。  籍贯安徽砀山的孟苏铁,是跟随父亲来到云南的。  他家境显赫。抗日战争期间,其父孟琦进入延安,久经沙场。建国后,孟琦曾先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内蒙古自治区区委常委。  1980年,孟琦调任云南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后,孟苏铁转至云南大学中文系就读。随后,他进入云南省检察院控告申诉处,担任助理检察员。  他仕途升迁快速而平稳。至1993年,孟苏铁自办公室主任升至省检副检察长。  这非比寻常。“一般要提副检察长,需要去地方上干上两届。能不能回来还要打个问号。”一位云南省检察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但随后,他仕途升迁之路暂停,在副检察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10年。  “熬了10年,如果不是这10年耽搁了时间,他可能早就是正部级了。那是他郁郁不得志的10年,不受上级重用,自身饱受困境。”上述检察官回忆。  步入仕途快车道  2002年,孟苏铁从副检察长的位置上,调任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正厅)。  当地政法界的共识是,孟苏铁的调任,归功于其父在滇的影响力。“是承父志,也是困境中的突围。”  随即,孟苏铁开始驶入他仕途的“快车道”。  据一位前云南省公安系统官员回忆,2005年,时任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江普生前往中央党校学习一年,孟苏铁主持公安厅工作。公安系统内部传闻,江普生将另有任用。  2006年,江普生果然调任西双版纳任州委书记,他的接替者正是孟苏铁。  上述官员认为,孟苏铁的首单成绩,是广为瞩目的“马加爵案”。  2004年2月15日,云南大学化学院学生马加爵在宿舍先后杀害4名同学。一个月后,他潜逃至海南省三亚市时落网。  此时,孟苏铁任公安厅副厅长(主持工作)。一位公安厅退休副处长回忆,此前云南大学曾先后发生过两起恶性杀人案,受害者都是年轻女性,案子至今未破。“就像一个魔咒,孟厅长能否被扶正,事关成败。”  最终,孟苏铁不负众望。  上述退休副处长回忆,孟苏铁上任厅长后,曾调研系统内民意。“我们反映了住宿、办公环境恶劣。他表示将尽力而为。”  不久,位于昆明市西福路的金盾小区落成。“16个地州公安局局长,也都在小区里解决了一套住房。”他回忆,新的公安厅办公大楼也被投入使用。“虽然地是在江厅长任上批下来的,但最终办成事的,还是孟苏铁。”  “他对公安系统的感情真的很深,”这位退休副处长回忆说,“他上任前,我们那些外出办案的警察,常年报不了帐,握着的白条到退休可能也无法兑现,只好六折、五折的卖给同事。孟厅长听闻这些事,感慨颇深。他升任厅长后,也很快解决了这些老难题。同事们之后的出差经费也得到了保障。”  政界明星  2006年11月,孟苏铁升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并兼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官至副省。一位前公安厅官员分析,江普生被遣至版纳,“正是为给孟苏铁让路。”  升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他胸有成竹。一位云南省委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忆,2006年党代会期间,他曾见孟苏铁在一场会议之前,“站在门口,与参会官员交谈甚欢,显得意气风发。就像是在拉票。”  至此,孟苏铁开启了云南政法系统开启了孟苏铁时代,这一时代持续了10年。  两年后的2008年,孟苏铁在“孟连事件”中,亲赴现场,冷静化解危机,至今被广为称赞。  据公开报道,2008年7月19日,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发生一起严重警民冲突事件。冲突中,41名民警被打伤,警方被迫使用防暴枪自卫,15名胶农受伤,2人被击中死亡。  这场源于橡胶公司与胶农利益纠纷的警民冲突发生后,数百名村民抬着死者尸体,聚集在橡胶公司大院内。按照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7月20日凌晨,孟苏铁与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曹建方未带警卫,到达现场,面对手持长刀、棍棒的村民,耐心听取意见。据云南当地媒体报道,当听到村民代表说,他们的愿望和利益诉求曾多次向市、省有关部门反映,但都毫无结果,孟苏铁动容地代表省委、省政府鞠躬道歉。  危机随后被顺利化解。  值得一提的是,在“孟连事件”中出现的另外两名官员:时任普洱市市长、后升任云南省副省长的沈培平,以及后来升任云南省省委常委、秘书长的曹建方,在云南省官场大塌陷中未能安全上岸。2015年12月,沈培平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6年1月,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孟苏铁履历中另一件大事,同样发生在2008年。当年8月,缅甸北部靠近中国的果敢地区爆发武装冲突,致使愈3万难民涌入与果敢交界的临沧市镇康县。据公开报道,孟苏铁坐镇指挥难民安置工作。  “这耐人寻味。”一位省委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  多位下属被调查  仅用4年,孟苏铁便从副厅级升至副省级,升迁之快,原因复杂。  多位云南政法系统人士的共识是,孟苏铁的快速升迁,离不开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的提拔。  白恩培是2001年10月调任云南省省委书记的。一年后,孟苏铁调任公安厅副厅长。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发现,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间,时有针对他与孟苏铁并列的举报信流传。举报信中,孟苏铁被指在政法系统为白“挟私办事”。  “但大多没有根据,或者无法查证。”上述云南省委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说,“比如轰动一时的金座案,举报信称白恩培之妻向金座公司索贿500万元未遂,白要求孟苏铁成立专案组查处金座案,实然是有人为一丝翻案希望而编造的。”  2011年,白恩培调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3年后,白落马。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白恩培因受贿约2.47亿元,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白恩培)主政云南十年,耽误了云南十年。”一位云南基层官员感叹。  另据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称,白恩培在接受调查期间,曾供述接受孟苏铁贿赂,“但孟对此予以否认。”  与之对应,孟苏铁的下属近来频频案发。  2014年4月15日,时任云南省警官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副厅级)钱磊被带走调查  钱磊曾先后任职云南省文山州公安局局长、副州长。据公开报道,他被指在文山矿山改制期间,帮助白恩培获取利益。  更接近孟苏铁的原昆明市政法委书记杜敏,于2016年4月被带走调查。  杜敏被指牵扯白恩培腐败案,亦涉曹建方案。白恩培落马后,其妻张慧清代为收受利益的内幕被揭开。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透露,杜敏曾花费巨额公款,前往某商学院总裁班进修,“借机攀附同学张惠清,进而接近白恩培。”  一名云南在职检察官回忆,杜敏数年前便多次遭举报,被指多个经济问题。2011年,他被调任云南省警官学院党委书记。“调任是折衷之策。”  他告诉界面新闻,曾担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的杜敏,其极强的反侦查能力致使案情一度陷入困境。据他透露,杜敏的资产,全部交由其弟杜坤打理,致使侦查人员在搜查初期一无所获。  公开资料显示,杜坤自2012年起,任职云南省富滇银行副行长。杜敏落马一个月后,杜坤亦被带走调查。  孟苏铁被认为与两人关系密切。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孟苏铁的危机,与杜敏案高度相关。  另外,2015年3月,昆明市官渡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公安局长韩玉彪因涉嫌重大职务犯罪被检方查办。  韩玉彪的落马,揭开了昆明市公安系统的“保护伞”窝案。“上至市局、下至派出所民警,所涉甚广。”有云南警务人士透露。  对于已被免职的孟苏铁的前景,云南省多位官场人士认为尚无法预测。  “他是云南十年官场生态链上的一环,”上述公安厅退休副处长感叹,“处在那样一种环境,就是处于网中,难以自持。时势造就了他,但现在已时过境迁。”

    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至今未公布

    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至今未公布

    媒体证实云南“政法王”被免3个月 至今未公布